熱線:400-6658-928

邀請認證

你尚未認證為創作人或影視公司,認證即可享有:

調色風格的雕琢:從《七月與安生》到《少年的你》

2019-11-23 10:14發布

幕后 | 后期分享


p2546068465.jpg


對于一部像《少年的你》這樣細致和精心制作的電影來說,在正式開始拍攝之前,通?;嵊瀉芏嗑齠ê筒饈?,調色也自然是測試中的一部分。


在拍攝《少年的你》之前,我與導演曾國祥、監制許月珍以及攝影師余靜萍一起進行了討論,這樣我們就能事先知道可以知道在美學上或是對故事情節的支持上,調色可以起到什么作用。


我們的第一次調色測試是在開拍前,當時劇組正在進行相機和鏡頭的測試。這時候,我們已經嘗試了各種不同的色調,并確保了現場攝影和后期的調色 能夠協同。


那時,我們產生了制作一個膠片拷貝、再將其掃描的想法,以獲得更真實的“膠片感”。盡管最終這個想法并沒有得以實現,我們確實與一個歐洲的膠片實驗室進行了一些測試,而這些測試也影響了我們之后的調色方向。


至于素材管理,我們的大多數素材都在Alexa和Alexa Mini上。調色平臺選擇了DaVinciResolve(除此之外還有Mistika可選),因為它與膠片實驗室更好兼容,并且提供了更好的跟蹤能力,但這也意味著實時回放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為此,我們選擇渲染為DPX 2.8k,最大保持原始分辨率,同時用這些文件進行與膠片實驗室的測試。分辨率是關鍵因素,因為膠片可以以4k/5k分辨率掃描(雖然不會得到新的圖像細節,但可以得到能多“膠片”細節)。


根據我們和膠片實驗室的交流,我把調色工作大致分為三“層”,力求以最簡潔的方式處理調色工作:

  • 底層(第一層,Resolve中的片段前群組)是從Arri LogC到FilmLog的LUT轉換;

  • 中層(Resolve中的片段群組)是我的調色處理;

  • 頂層(Resolve中的片段后群組)是Kodak 2383。


在我們做完第一遍調色后,實驗室會處理膠片,給我們掃描文件,我們在該文件上再做一次調色。雖然我們最終沒有使用膠片拷貝,但我們仍然沿用了這一工作方法。


這些測試也給我們的創意提供了基礎和反饋。數字中間片(DI)的最大自由和優勢在于,它能夠改變調色工作中的幾乎任何方面——而我們也是這么做的。








我們保留片段前群組,而對片段后群組逐場景、逐序列進行修改。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將Kodak 2383 LUT的透明度降低,并添加一些修改;而其他情況下,我們從零開始重建調色(例如大部分夜景)。


傳統上,或者從嚴格的技術角度講,LUT不應當被隨意改動(尤其是技術LUT)。因為LUT是為某個特定目的或轉換量身制作的,后期對其的改動的確會減弱它們的作用和效果。雖然如此,LUT(包括技術LUT)不過是一個不可更改的預設,而我們對于圖像有非常清晰的想法,也明確地知道哪里無法用LUT實現這些想法。我們對于陰影設置了特別的通道(在有些序列非常深重),我也總是設定一個鏡面高光通道。雖然Kodak 2383仍然在一些序列里被部分保留,影片的大部分與原始的LUT效果有很大不同。我們通過多次迭代的工作(每個序列有2至5個版本)創作出有生命力,自然和富有美感(不一定是最美麗,但應恰如其分)的效果。



Screenshot_20191121_225941.png



與導演曾國祥和監制許月珍合作的一個特點就是在過程中會涉及到很多創意性的挑戰。創意也意味著改變,在敲定最終效果之前要修改出幾個版本是家常便飯。這是創作工作的一部分。


長期的合作給我們帶來了特別的默契。我們在創作中建立了信任,可以直接有效地交流觀點,而無需猜測彼此的想法?!渡倌甑哪恪返畝ㄎ淮右豢季禿芮宄?影調主要參考《愛情是狗娘》這些2000年前后拍攝的反映拉丁美洲拉美現實題材的電影。自然的色調,相對劇情片來說已經有了豐富的色彩。而人物和故事情節也會讓觀眾覺得很壓抑,在具體調色時,不需要用色彩再加以強調(但也無需減輕這種感覺),而是采用自然的色調給人帶來真實的感受。


而《七月與安生》的手法就相當不同:有時對比度柔和(低),有時偏色,有時兩者兼而有之,影片情緒和風格有很大起伏,與故事情節的發展相合。


為《七月與安生》創作的獨特風格和情感是我在潛意識中處理類似故事或者人物的方法。例如,在《七月與安生》完成一年后,我再次和曾國祥合作,制作Vogue短片《獨角戲》。在思考《少年的你》的調色方法時,我意識到這部短片的色彩與《七月與安生》很相似;還有幾部女性主題的短片廣告片,當我有足夠創作自由時,也有相似風格。而這些作品是用不同的調色工具完成的(一些使用Mistika,一些使用Resolve),而且并沒有采用LUT。




Vogue短片《獨角戲》截圖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我對《少年的你》的調色就更加有信心了。了解到自己工作的慣性,我可以著意避免自己被這種慣性左右。最終,畫面色彩豐富,對比度鮮明,皮膚暖色調,帶有些許經典的Kodak2383痕跡(例如藍-青偏移)。此外,我也不再默認地美化圖像:在《七月與安生》中,我可能會用暗角對圖像稍加美化(多數圖像都可以這樣美化),但在這部影片中我不會這樣做。我更多的保留了圖像的“原始”,在面部過亮或過暗的時候,也保留這樣的自然感。我只在遠景上對環境做一些處理,營造敬畏感。然而在中景和近景上,我沒有采用這種環境處理,而是讓人物處于更自然的環境中(有時昏暗骯臟,有時色彩明亮),承托故事情節與情感。為了達到這個效果,我花了比在《七月與安生》時更多的時間處理人物的面部和眼睛,保證人物的眼睛和面部在必要時足夠清晰和銳利,或者對比度更大,或者更有質感。


《七月與安生》里我最喜歡的一幕在是兩個人在浴室里爭吵,而在《少年的你》是“廢棄的劇院”。這兩場戲都是情感強烈的場景,而我也在這兩個場景上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在一些方面,兩者的處理手法相同(例如面部),就像音樂中的旋律;在另一些方面,兩者截然不同,例如整體色調(就像圖像的和聲):“浴室的爭吵”用漸漸增強的對比度、最后一個鏡頭中七月跪地哭泣時的色彩偏移,帶來愈來愈重的壓抑感、戲劇性;而劇場鏡頭沒有這樣的變化,色彩始終和諧不變,但我花了很多時間推敲這些色彩,溫暖,但人物服裝和高光帶著冷色反差。不過,最大的工作量是在人物的面部,將人物的眼睛處理得清晰銳利,在需要表達強烈情感時尤其如此。




《七月與安生》截圖




《少年的你》截圖


調色工作之美,正如其他許多創造性工作,在于沒有客觀的對與錯,而是取決于個人品味。雖然如此,我與曾國祥導演以及他的出色團隊一起創造的風格和技術,與影片本身的調色一樣重要:意識到由我們第一部作品確立的戲劇“風格”、刻意將之規避,拒絕慣性的工作,實驗新的創意,最終為這部影片的色彩創造了獨特的生命力。


內容由作者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附以原文鏈接

//www.hdipn.com/news/5075.html

表情

添加圖片

發表評論

全部評論